仁者无敌、为国为民的医者----徐佐夏教授

来源: 日期:2014-07-07 00:00 【字体:

学识渊博,作风正派,联系群众,平易近人,生活简朴,谦虚谨慎……,这是徐佐夏教授给师生医护员工最深的印象。徐教授为祖国的医学事业辛勤工作50余载,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也是一位学识渊博的教育家。

徐佐夏,生于1893年,中共党员,著名药理学家,一级教授。1951年到青岛,先后任山东大学医学院、青岛大学医学院(1956年)教授、院长并兼任药理教研室主任。

1917年毕业于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毕业后任济南省立医学专门学校教师。1920年春,徐佐夏赴德国留学,先后在柏林大学、提兵根大学和格莱夫斯瓦尔多大学学习,获博士学位,并曾任柏林药理研究所研究员。徐佐夏教授先后任北平大学医学院药理学教授、西安临床大学教授,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西北医学院教授兼院长,1945年任江苏医学院(镇江)教授、副院长。曾连续当选第一、第二、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并出席过全国、省市文教战线群英会。徐佐夏曾任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中国药典委员会委员、山东药理学会理事长、中华医学会山东分会副理事长、山东省政协常委、青岛市医学会理事长、青岛市科协副主席等。

1、行医救国、鞠躬尽瘁

民国26年(1937年) 3月重返德国柏林大学进修。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谢绝同事们的挽留,毅然返回祖国,决心将医术贡献给抗日战争。当他返回祖国,到达青岛时,北平已沦陷。在北平办医学院的同学、朋友请他去北平工作,徐佐夏拒绝邀请,越过日伪封锁线,奔赴抗日战争的大后方--陕西,在西北大学医学院任教授兼院长。出于爱国主义的热情,徐佐夏教授曾率领30余名学生组成的抗日救亡宣传队,到汉中进行抗日宣传。民国34年(1945年)2月,徐佐夏到江苏医学院任教授。1949年春,江苏医学院院长胡定安劝徐佐夏去美国从事药学研究,台湾的一个美资制药厂也请他去台湾工作,并表示给予优厚的待遇。徐佐夏不为金钱所动,决心留在国内同全国人民一道迎接解放。

全国解放后,徐佐夏精神焕发,工作热情愈加高涨,决心为祖国的医学教育事业奋斗终生。当他得知山东大学医学院师资不足时,徐教授恳切请求去那里工作。1951年8月,徐佐夏调任山东大学医学院院长。在他的积极努力下,该学院得以不断巩固和发展。1956年,山东大学医学院独立为青岛医学院,徐佐夏任青岛医学院院长。

年过花甲的徐佐夏回到山东后,面对设备简陋、人员不足的现状,除教学和处理日常繁忙的行政事务外,还在百忙中抓紧教材的编写和著书立说的工作。他节假日很少休息,有时自己忙不过来,就让老伴和儿媳替他查找资料,誊抄文章。著作出版后所得稿费,全部献给学院。1962年,徐佐夏加入中国共产党。1963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出席了全国文教卫生战线群英会,为知识分子特别是教育卫生工作者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徐佐夏十分重视继承祖国医学遗产。直到晚年,尽管体弱多病,仍坚持带领药理科研人员对中药进行研究。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惨遭迫害,被关押在“牛棚”里,但仍念念不忘所担负的“口服避孕药”这一国家科研课题的研究。“口服避孕药”的实验进程中,他因腰腿疾患,走路困难,只好对家属悄悄地说:“我的腿不方便去看研制的情况,你们可以偷偷背着我去看看,有什么难题,我可以暗中给以指点。不然我真放心不下啊。”然而,正当国内首创的“口服避孕药”进入大规模临床实验的关键时刻,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徐佐夏,于1971年11月1日含冤去世。中共山东省委于1979年为其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2、医者大德、桃李芬芳

徐佐夏教授忠诚党的医学事业,全心全意,精心育人,甘为人梯,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甚至有的已担任了医药院校或医院的领导人或成了医药科研单位的学科带头人。

徐教授毕生致力于药学研究工作,专长药理学,药用植物学、毒理学。对于许多新的医学理论,他总是抱以认真关注的态度,从中吸取其合理内核,用以丰富自己的知识结构,最早研究海洋药物河豚毒,主持研制了“血压立定片”、“抗哮喘片”等10多种新药;主持完成了“甘草促肾上腺皮质激素、松节油对破伤风毒素的解毒作用”、“苏木对人体各系统的作用”等研究。

徐教授一生著述颇多,《药理学》一书是建国初期编译而成,该书详细阐述了化学成份与人体机能的关系,生理机能陷于病理状态的原因及过程,以及病理状态与所用药物的选择与剂量等,该书是我国药理学界的重要参考书。《毒理学》全书系根据德国毒理学家所著《毒理学》译成,该书评述了毒物及其作用,并对人类及动物中毒的可能性,中毒症状、中毒的防治以及中毒后的检查方法等,进行深入的探讨,成为医务工作者预防和治疗毒物中毒的良好参考书。此外,他还著有《处方学》,《简明药理学实习》、《植物疗法》等书,并负责评阅全国高等医学院校药学专业教材。“异性及同性凝集现象”等一批论著在国内外杂志发表。晚年,他在科学研究中,十分重视发掘祖国医学遗产,领导药理学教研室的同志积极进行对中药的研究,如在《甘草、促肾上腺皮质激素、松节油对破伤风毒素的解毒作用》一文中,用现代医学实验方法,验证祖国医药典籍中记载的甘草的解毒作用,发现单用甘草只能使破伤风毒素中毒动物的死亡时间延迟或复发。如果甘草与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合用或甘草与松节油合用,则其解毒效力更佳。此外,还研究了苏木对人体各系统的作用等。

医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是徐佐夏教授的毕生的真实写照。徐教授将毕生精力献给祖国的医学事业,无论是作为德高望重的学者,还是学识渊博的教育家,都受到后人爱戴。